{广告} 手游百人牛牛-边锋够级
首页 >
原文载于2020年第4期《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县国有某林场副场长、会计杨燕蓉管理的账目存在‘短款’问题。”2019年3月,松桃苗族自治县纪委监委收到监督检查中发现的这条问题线索后,经过分析研判,决定立即成立核查组进行初步核实。随着调查的深入,杨燕蓉违纪违法事实逐渐浮出水面:一名股级干部,在不到3年时间里,采取虚增应发工资方式,累计36次套取国家资金82.46万元,还伙同他人2次私分公款30.48万元,个人分得6.08万元……最终,杨燕蓉因为贪污公款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铜仁市印江县纪检监察干部在桔园向群众了解“微腐败”问题线索。这事还没完。调查组发现,长期以来杨燕蓉所在林场“天高皇帝远”,干部职工大多是“林二代”,监管缺失,很长一段时间游离于监督之外。针对杨案暴露出林业系统存在的问题,该县监委对该县林业部门发出监察建议,并在该县涉林部门开展深挖细查。很快,私分公款的该林场原副场长(主持工作)宋道冲、现任副场长(主持工作)李建全及出纳田卫华被查处,分别被判处1年半至3年有期徒刑;同时,该县林业系统15名干部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及问责处理。这起典型案件的发现及查处,是铜仁市近年来紧盯“六小长”、强化对基层小微权力监督的一个缩影。所谓“六小长”,指的是乡村站长、所长、校长、院长、村长、社长。“基层‘六小长’,‘官’虽小,但权力却不小,从近些年来查处的案件看,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腐败和作风问题危害很大。”铜仁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秘书长彭江表示,打通全面从严治党的“最后一公里”,迫切需要紧盯“六小长”这一关键群体,从“小”处着眼、从“微”处着手,进一步厘清小微权力边界,规范和完善小微权力运行,落实落细精准监督要求,确保每一项权力都真正能为群众谋幸福。2018年6月,铜仁市纪委印发《关于创建乡村微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探索建立乡村两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市纪委监委扶贫与民生监督检查室主任潘诗文介绍,主要做法就是,梳理乡村干部违规违纪易发多发问题4大类,归类汇总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权力事项72项;然后按照简便直观、易于操作的原则,将每个权力事项的操作环节、所需资料以及过程监督等设计成易懂、可操作的文字流程图表,以清单式、流程化的方式明确固定,着力推动“六小长”等基层干部行使权力“看图干事、照单运作”。“重点是梳理‘六小长’小微权力。”沿河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冯小红介绍,该县共梳理站所长权力清单制度32项、校长权力清单制度17项、院长权力清单制度7项、村长权力清单制度8项、社长权力清单制度8项。沿河县以“一事一清单”的方式,详细制订该县乡村“六小长”小微权力清单,每项权力清单包含权力事项、权力来源、风险点、风险等级、风险防控措施、流程图,为“六小长”行使权力划定“边界”。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为此,铜仁市、各区县两级纪委监委通过强化宣传引导,下功夫推动“六小长”等基层干部和群众广泛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江口县将乡村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纳入乡村干部经常性教育培训计划,充分利用党员代表大会、校务、院务、社民和村民代表大会,对基层小微权力逐类逐项进行讲解,让党员干部掌握小微权力清单内容,营造学清单、知清单、用清单的良好氛围。玉屏侗族自治县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相关信息,将流程图表和权力事项制作小册子,发给基层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利用赶集天向群众发放明白卡,力求做到家喻户晓,人人明白。“双管齐下,方能推动这项制度逐步落地。”碧江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宋斌介绍,一方面,引导推动“六小长”等基层干部用好清单;另一方面,加大监督执纪力度,发现问题查处。“我们明确要求,凡是涉及‘六小长’的,问题不查清不放过、整改不到位不放过、责任不落实不放过、群众不满意不放过。”思南县许家坝镇村管所原所长杨明军因先后收受3名工程老板“好处费”等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和撤职处分;石阡县人社局股长王晓刚利用职务便利,故意刁难服务对象,受到留党察看二年、降低三个岗位等级处分;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杨柳村春晖社长杨通武以提高务工工资标准和虚报务工天数套取保险赔款私分受到党内警告处分……2019年,在对小微权力的监督中,全市发现基层干部苗头性问题2215个、提出针对性建议2650个、督促解决群众诉求2852个,查处“六小长”638人,受到群众好评。2019年,该市反腐败工作成效满意度为94.78%,比上年高出3.61个百分点。碧江区灯塔办事处柑子冲村原副主任余国顺利用职务便利,擅自长期保管村民征地补偿银行卡,并从中取出10万元用于家庭开支。2019年11月,余某某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补偿款追回来了,心里这口气也顺了。”柑子冲村村民余光红说,“我要为纪委牢牢盯住‘六小长’这事点个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